當前位置: > 學術論文 >

《中華易道論宇宙本原》作者:龍忠勝

時間:2016-11-29 00:00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中華易道論宇宙本原》 作者:龍忠勝 2016 年11月于新疆圖木舒克市 內容提要 世界是物質的,哲理是邏輯的,規律是科學的,易道是固有的,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德是本性及功
 
 
 
 
《中華易道論宇宙本原》
 
 
 
 
 
 
 
 
 
作者:龍忠勝
2016年11月于新疆圖木舒克市
 
 
內容提要
世界是物質的,哲理是邏輯的,規律是科學的,易道是固有的,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德是本性及功能,道是法則與規律。德在道中,道在理中,理在性中,性在物質之中。
宇宙的運變是發展的,萬物的生化是自然的,生命的周行是螺旋的。物質永恒,能量長存,運動無停時,發展無止境。
物極則反,只是現象界的一般規律,并不是宇宙大道的全部。知足常樂,僅是社會上一種自滿自足,無容無欲,守舊享樂的觀念,并不是科學正道的人生哲理。
社會是容身之所,民眾是養命之源。自我完善是處世美德,自強不息是為人精神。
 
 
 
 
 
 
 
目  錄
 
第一部分、淺述《周易》八卦的陰陽象義………………………03
第二部分、從八卦的創作與發展看《周易》的屬性……………10
第三部分、立足當今看《周易》、《老子》論宇宙本源…………14
第四部分、陰陽物質的性能與特征……………………………20
第五部分、宇宙生成之理與運化之道…………………………27
第六部分、中華易道與當今科學………………………………32
 
 
 
 
 
 
 
 
 
 
 
 
 
 
 
第一部分  淺述《周易》八卦的
陰陽象義
中國《易》學自伏羲氏始作八卦,至今已有六千余年歷史,它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動力與前進航向。人們尊崇的稱之為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立足科學發達的當今世界,學習探索《易道》,我們感到無比榮幸自豪,同時也感到責任之重、路途之遙,但我們有信心、更有能力經過一代接一代的不懈努力,定能把《易道》繼續發揚光大。
學習《易經》,首先要了解“易”字像什么、所指什么。方方正正的漢字是有象有義的。就易字的取象而言,應是上日下月。《周易系辭》說:“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則明生焉。”“日月之道貞明者也。”“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也許有人會說《系辭》這些論述是言日月,但只不過是說明字的象義,好像與易字無關。其實不然,明字是象義直觀,而易字是象數義理內涵,因而月為變象。如不取月之變象,易當寫做“上日下月”,若如此,就未免不能取易的全部象義了。若以勿字論易,就是太陽勿能勿為或太陽不,不要,既含糊不清,又不合情理。只有以變形之月為易,才能象取日月,義含三易,而且盡含陰陽之道于易字之中。這應該就是易字之義,易名之用。易之三義,簡易、變易、不易。易字上日下月,簡易就是象日月一樣簡單明了;變易是月形之變、晝夜之變、四季之變皆源于日月之運轉(古人認為天動而不息,地靜而守位);不易者,天地日月之體,晝夜四季之序不易。又因日代表陽,月代表陰,所以天地萬物的法則規律盡歸日月的運行之中。《系辭》:“一陰一陽之謂道”即此。具體確切地說,易道就是陰陽之道。
《易經》是一部非常奇特的著作。其一,《易經》的發展歷程是無與倫比的。自伏羲氏始作八卦,重成六十四卦以來,經神農、黃帝堯、舜時的尚象制器,《連山》《歸藏》《周易》的演變直至春秋戰國時的易傳成書,已經歷八個朝代三千余年。《周易》傳至當今又歷時兩千余年。在此期間研易者蜂起云涌,其著作汗牛充棟,雖未及至玄至妙之境,但總在自身的發展中一步步地前進著,為民族為人類的進步做出了應有的貢獻。因《連山》《歸藏》已失傳(原因有兩方面,一是當時記錄方法落后,物質條件不具備,不能長久保存;二是后者優于前者,習用后者而放棄前者)。我們現稱的《易經》即《周易》,是《經》和《傳》的合稱。其二,《易經》的理論基礎是陰陽,取象是天地萬物,其結構框架是由陰陽符號搭建起來的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其數理邏輯是用陰陽奇偶之數(天地之數即五行生成之數)配《河圖》《洛書》,以五行生化之形式明宇宙萬物之理。其三,八卦之爻,性分陰陽,位設三才,卦象取天地水火雷風山澤。從伏羲氏“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的取材準備看,八卦的基礎是宇宙實體;取象是天地萬物;標準是通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目的是以前民用,使民不倦,使民宜之。其四,因上述緣由,“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范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所以易理經緯天地,包容萬物,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從天地到粒子,從自然界的萬物到社會人身,疏而不漏,盡在其中。所以要探求宇宙本原,窮究萬物規律,唯《易》莫屬,舍《易》別無他求。
《易經》的構建奇特,功能準天地納萬物。顯天地之道讓人效法,明萬物之規教人遵循,正所謂“推天道以明人事者也”。其內容是六十四卦卦爻辭即《經》及解《經》之《十翼》即《傳》。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的演變形式,就是宇宙萬物的化生模式,它源于太極、兩儀、四象、八卦,涉及三才五行,河圖洛書。這就是“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的緣由。
下面我們接著討論“卦”字的象義,八卦的象義及陰陽符號的象義。卦字左圭右卜,據說圭是壘土而成,是最初測日影所用的土堆,卜是后來測日影的豎桿及系繩系物以定桿垂直程度的橫棒之形,此二物皆測試之用,取二物之形合卦字,定含測度之義。八經卦各由三個陰陽符號組成,這三個符號分別代表天人地之位。六十四卦是由八經卦兩兩相重而成的六爻之卦。六爻源于天人地各有陰陽。六爻之位從下至上代表宇宙萬物生長消亡的全過程。對陰陽符號的取象歷來眾說紛紜。我認為陰陽符號的取象是天地。因為代表陽的天碧空萬里,一望無際,可以一貫通,故以“一”表示(觀象于天)。地則不然,今人說大陸海洋兩大部分,古人也熟知山水截然不同,不可以一貫通,所以以分一為兩半的符號“--”表示地。(觀法于地)。這既符合太極生兩儀之理,也符合觀象于天,觀法于地之所取,更切合八經卦之乾三連由三個陽爻組成純陽為天,坤六斷由三個陰爻組成的純陰為地。由此可知陽爻陰爻的取象是天地。就數而言,用一象天,用二指地(寫做--),既符合天一地二等奇偶陰陽之數理,也合乎一始二生之數義。“子曰:乾陽物也,坤陰物也”《 系辭》正此。“一陰一陽之謂道”(《系辭》)既明宇宙根于陰陽,也明天陽地陰,宇宙萬物皆陰陽所生,天地所成。“乾坤其《易》之蘊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乾坤則幾乎息矣”《系辭》。很明確,天地乾坤者一陰一陽,一陰一陽者天地之理,宇宙之道。《易經》從天地之理,循宇宙之道,通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彰顯于人,以利遵循。若宇宙象易卦、如人身,那么天地之道就易理,是精神。所以不知《易》就是不知宇宙之道萬物之理。雷風水火山澤等卦之符號、卦名、取象,既符合乾坤兩卦陰陽符號演變邏輯,又合乎宇宙萬物自然之理。如“震仰盂”為雷、陽爻居坤之地位,一陽居二陰之下,取一陽始生之義,雷鳴地動之象。雷鳴必動,故名震為雷,屬陽善動。 “巽下斷”為風者,陰爻居乾之地位,一陰居二陽之下,取一陰始生之義,風行天下之象。風行無空不入,古巽卦為風屬陰善入。 “坎中滿”為水者,陽爻居坤之中位,一陽居二陰之中,取內剛外柔之義,江河流水之象。水性趨下故名坎為水,屬陽善下。 “離中虛”為火者,陰爻居乾之中位,一陰居二陽之中,取外剛內柔之義,日麗中天之象。就火而言外焰烈而內焰柔,火勢上炎,故名離為火,屬陰善升。 “艮覆碗”為山者,陽爻居坤之上位,一陽居二陰之上,取上剛下柔之義,橫看成岺之象。山者地之所起,靜而不動,故名艮為山,屬陽為止。 “兌上缺”為澤者,陰爻居乾之上位,一陰居二陽之上,取下天上地之義,湖澤蓄水之象。清水碧波,故名兌為澤,屬陰為悅。“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系辭》)。
六十四卦由八經卦相重而成,其爻有六。《易》曰:“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易之為書,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兩之,故六;六者非他,三才之道也”《系辭》。“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剛柔,故《易》六位而成章”(《說卦傳》)。所以六爻之卦,以示宇宙萬物(包括人類)生息變化的程序及規律。故而“道有變動,故曰爻”。“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系辭》)。
在數理方面,從“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到六十四卦皆倍增。“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者也”(《系辭》)。天地之數即五行生成之數。一至五為生數,六至十為成數。天數者一三五七九為奇為陽,地數者二四六八十為偶為陰,生成之數皆奇偶相合,陰陽相配。“五位相得而各有合”的五位指一二三四五的五個生數之位;相得指五個生數相得五以成成數;而各有合指生數成數合而成為五行之數。如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一得五成六,一與六合而為水;地二生火,天七成之。二得五成七,二與七合而為火;天三生木,地八成之。三得五成八,三與八合而為木;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四得五成九,四與九合而為金;天五生土,地十成之。五得五成十,五與十合而為土。五行之生數十五,成數四十、生成之和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者,可以數理邏輯推演五行的生克制化,天地的陰陽轉換,其中的奧秘幽微可測可知。“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系辭》)。此神即高奧奇妙之義。
對“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系辭》),朱子是這樣解釋的:“大衍之數,蓋取河圖中數天五乘地十而得之。以五乘十、以十乘五,而亦皆得五十焉。至用以筮,則又止用四十有九,皆出理勢之自然,非人之智力所能損益也”。如此解釋實難讓人滿意。因取一象太極,卦一以象三(才)實是符合手法,實際所用的四十八數,乃八卦六爻之數。分而為二以象兩。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是關鍵程序。目的在于求出八七九六,四個數。八七為少陰少陽,九六為老陰老陽。得陰陽以成卦,定老少以知變。筮字乃巫人用竹之象。其法不是人人會做,個個能筮,實則是巫人替求筮者代做。這代做的筮者,絕不可能如求筮者親身經歷,心神向往,只不過是代做程序,求數定卦,依卦解說。蓍筮本為模仿,這樣以來更是不著實際,離道愈遠。求得的卦,只能是陰陽符號,推算只依數理邏輯,失去了真實性,只流于形式。這也許就是孔子所謂:“史巫之筮、鄉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的所指。
 
 
 
 
 
 
 
 
 
 
 
 
 
 
 
 
 
 
第二部分  從八卦的創作與發展看
《周易》的屬性
任何一種理論的創立,任何一種觀念的形成,都是有一定的社會基礎和思想淵源的,但決定因素是創始者的聰明睿智,遠見卓識,獨到領悟,關鍵在于與實踐的結合。若脫離實際,理論就成了空中樓閣。以歐文為代表的空想社會主義就是一例。
“古者包羲氏王天下也,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系辭》)。伏羲氏作八卦的取材對象是天地萬物,鳥獸人文。“通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是八卦的標準和應具備的功能。“做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以下所引皆《系辭》之言)。這是對伏羲氏尚象制器以為民用的描述。
“包羲氏沒,神農氏作,斫木為耜,揉木為耒,來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益”。這是對神農尚象制器,教民耕作的描述。神農即炎帝,正因他制作農具,教民耕作,人們尊稱為神農。“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這是對當時開設市場,聚貨交易,利民之舉的描述。
“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是以自天佑之,吉無不利,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此言順天時而合地宜,治理有序,如衣裳共為一體各有所宜的協調配合之用。
“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 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隨” 。此言水陸交通的發展,便行利民的狀況。
“重門擊柝,以防暴客,蓋取諸豫”。此防盜自保之法。
“斷木為杵,掘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過”。此糧食加工的開始。
“弦木為孤,剡木為失,孤失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睽”。此言弓箭之利,保家衛國之用。
“上古穴居而野處,后世圣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相傳有巢氏作巢以避風雨,到上棟下宇的宮室之居,比穴居野處,已有天壤之別了!
“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葬期無數。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槨,蓋取諸大過”。從對死者安葬的改善,我們祖先的慈孝品德由此可見一班。
“上古結繩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離”,此述從結繩記事到文字始創及書契應用的發展過程。離為麗,日之象,光明正大之義,是向明而治的寫照。
以上是易卦伴隨中華民族發展進步的記述,不管留于何時,出自何人,也不論真實程度有多大,我認為起碼有兩點是可以肯定的。一是用歷史發展的觀點來看,敘述客觀,接近實際,合乎規律。二是用易學觀點來看,變化合乎易理,發展遵循易道。若過分挑剔,是否有更確切的證據,有更科學的解釋。伏羲氏作卦前的取材對象是天地萬物鳥獸人文;八卦的取象是天地日(火)月(水)雷風山澤。易理的性能特征是“上下不居,周流六虛,剛柔相易,唯變所適”。易卦能通此神明之德,能類天地萬物之情,目的在知天知人以為民用。從八卦始作經《連山》《歸藏》《周易》,易卦推演因時而異,因事而異,步步前進,層層深入。知《連山》首艮,《歸藏》首坤,《周易》始乾。至于卜筮,西周卜重于筮,東周筮重于卜;《歸藏》以數字為卦,卻不知《連山》如何。《連山》《歸藏》以不變為占,《周易》則以變為占。歲序變遷,時代更替,萬物進化,易卦演易。
“《易》之興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系辭》。緊接以九卦之德為論說內容,其時當為夏末商初,而不是商末周初。一是因春秋戰國時人不可能把商末周初稱為中古;二是因殷周之事,下文另有所論。其事當為夏桀之政德衰落,民不聊生。希望能興德興政,利國利民,這也可說是不滿現實,期待變遷思潮的表現。
“《易》之興也,其當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當文王與紂之事邪,是故其辭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傾,其道盛大,百物不廢。懼以終始,其要無咎,此之謂易之道也”。在商紂之時這種危平易傾的期欲難道不正是百姓的心聲!以上論述雖不能完全驗證,但起碼情通理順,合乎規律。從上述可知,古人對《易》也是因時所宜,因事所重,步步處處都可見時代烙印。《周易》之卦爻辭帶有“文王拘演《周易》”時隱潛的危機感和以占筮為寄托的方式來教化開導民眾之法,這是后人完全可以理解的。把周易看作筮書也并無不然。原因在于只重《經》而不見《傳》,更不知道《易》之發展歷程及不同時期的社會現實與《易》之關系,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者。其實自然之象,卦爻之象,器物之象;宇宙大道,萬物之理,卦爻象義,數理邏輯;物之功能,器之利用,從易卦始作前的觀象取材,依材定象,觀象制器,重德重筮,它們之間的象義規律,數理邏輯,推測驗證的實踐,幾千年來不知反復了多少次!事物變化無時不動,成為歷史則永久長存。如果問古人觀象制器為什么只能造出木船卻造不出汽艇,這是用今人的眼光看待歷史,猶以成年人的智能去要求孩童。
 
 
 
 
 
 
 
 
 
 
 
第三部分  立足當今,看《周易》《老子》
論宇宙本原                                                                                                       
宇宙本原是什么,宇宙萬物是如何生成的,這是古今中外一直在探索的問題。《周易》《老子》的宇宙本原及生成理論,是中華民族的典范,也是世界的先例與典范。為此我們感到榮幸、驕傲和自豪,同時也感到責任之重,歷程之遙,但我們有信心、有決心、有能力、有把握,接過前人的接力棒,為完成前人的遺志,為實現民族的夙愿,繼續發揚中華民族勇于探索的精神,百折不撓的意志,前赴后繼,勇往直前。我們的責任是承前啟后,繼往開來。要承前繼往,必須對前人的經歷記載、經驗理論做科學、合理、實在的去偽存真、去粗存精的加工。保原貌為史實,取精真作瑰寶。要啟后開來,必須要深入進展,創新開拓。這是對前人的敬重,對后人的負責,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若不辨真偽或急于求成,往往會適得其反。但形貌好改,本質難易,魚目混珠一時,贗品終非真寶。楚和氏獻璧二王,因欺君連失雙足,世傳名楚和氏璧,因真質終為至寶;秦始皇焚書坑儒,目的在天下大治,沒料到二世而亡,惘用了絕圣棄智。《莊子》曰:“以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征征,其征也不征”(列御寇)。此至理名言。我想加一句:“以不道道,其道也不道”。
《周易》的陰陽之道,基天地萬物,鳥獸人文,從四時運變,五行化生,溯源于兩儀太極,把人們用感官無法察知的一切推置于天地生成前的太極之中。立三才之道,循四時之序,依五行生化,定六方之位,設八卦之象,重六十四卦之型,取三百八十四爻之變,又以天地奇偶之數,五行生成之合,參卦爻之動,象征天地萬物生化運變之理,明示陰陽離合轉化之規,成變化而行鬼神,推天道而明人事。此即陰陽之道,萬物之理。
《老子》以“道”名宇宙本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二十五章)。用“無”“有”代指“道”所存在的兩種不同形式,而且“無”“有”是同出而異名的兩者,“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此兩者,同出而異名”(《老子》第一章)。《老子》所謂的無并不是什么都沒有的真空,只因它無法用人的感官所能察知,所以才用‘無’來指代。用《老子》的話說就是:“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恍惚。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后”(十四章)。還說:“道之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二十五章)。學《老子》之道,猶似墜入荒漠大霧之內,好像鉆進灌木密林之中,上下不知天高地厚,四面不辨東西南北。怎么辦呢?唯一是能鉆進去,會走出來。鉆進去身臨其境,莫鉆牛角,莫忘自我;走出來,記憶清新,統觀整體,知是今日。《老子》之道,并非為空虛概念所設,《老子》之言并非為滿足概念游戲而作,當時也許并沒有概念游戲之詞之藝,老子本人也對此無暇且無興趣。《老子》以道名宇宙本原雖然并不十分貼切,但其無有之喻,恍惚之述非常耐人尋味。特別是精、信之名,窈冥之喻,真是微妙深奧,不易了悟。若說《老子》之道是為概念游戲所設,猶如把《周易》純作筮書一樣單純膚淺。筮書有好多種,古人又從哪些筮書中觀出其德義來,當然今人若有亦當贊稱。是否有證可明,哪些概念游戲也內蘊大道至理!
我認為《老子》之道與《周易》易理在宇宙本原問題上,雖命名不同,論說方法不同,但結論基本一致。《周易》憑借人自身的感知,基于宇宙中所能感知的一切,設八卦囊括天地萬物,從晝夜往復,四季更替,五行生克制化溯源于陰陽兩儀直至太極,把人類不可察知的一切即原始統歸太極之中。而《老子》名“道”為宇宙本原,用“無”、“有”指代道的可察與不可察,明確指出:“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一章)。并把不可明察的恍惚,窈冥之物盡歸于無的范疇,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程序順推而至。《老子》“無,名天地之始”與《周易》“易有太極,是生兩儀”相同。《老子》“有,名萬物之母”可等同《周易·序卦》“有天地,然后萬物生焉。”再用《老子》“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恍惚。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后”(十四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怠,可以為天下母”(二十五章)。“道之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二十一章)等描述。解說《周易》兩儀生成前的混沌狀態不是很妥貼!應當著重指出,這里絕不可忽略而又易于忽略的問題是“恍惚”的物、象與窈冥的精、信之間的性質關系。雖惚恍、恍惚物言實存之質,象指實存之狀,其性屬陽為顯,是具體概念;雖窈兮冥兮,精指物所固有的奇妙本性,信寓物之必然的本能特征。其性屬陰為隱潛的抽象概念。物、象與精、信的關系是陰陽表里;體形、性質的關系。如果把它們統統視之為同等不可察知的“無”,那就無法明確它們的性質和存在的意義了。其實《老子》所謂的精、信與《周易》之陰性及功能完全可以等號相連。
以上是《老子》、《周易》對宇宙本原的論述,我們再看看西洋哲學的論述,以利相互借鑒。
徐芹庭先生在其《易學源流》中是這樣引述的:“在西洋哲學則發源于希臘,在紀元前五百多年始有泰利斯設定一切萬物由水而生。而安那西美尼斯則認為構成人生宇宙的原質是空氣。赫拉克利塔斯以為一切事物由火產生。產生一切而不停止的原質為‘原火’。畢達哥拉斯以為一切從數而成,數為一切存在物之原理。德莫克利特斯在紀元前三百多年前以為事物由許多原子成立,事物之生成消滅皆由原子之運動。恩柏多克里斯以為一切物由‘水、火、空氣、地’四種原質而成,四者乃萬物之根。世界事物之生與滅,由于此四種原質(元素)之混合與離散。此與印度哲學之以‘地、水、風、火’四大因素構成宇宙人生之理論相通。空氣之流動即成風。故二者實相同者也。佛教嘗借此四大因素,以說明空之哲理,故有四大皆空之說。蓋萬物之生成由此地水火風組成,其毀也亦散歸四大,故曰‘四大皆空’。觀夫希臘與印度哲學,對宇宙形成之說,唯得其一曲之理而已”。
那么宇宙的本原到底是什么呢?綜觀上述所論,我們可以明確肯定:宇宙的本原是物質,是具陰陽屬性的物質,這兩性物質是生成宇宙的原質。因它們都在不停地運動變化,所以才有了我們和我們能見識的宇宙萬物。《周易》的陰陽之名是對物質陰陽性別的確定,五行之義是對物質類別的歸屬。“一陰一陽之謂道”是言宇宙萬物生息變化都是由陰陽物質的本質性能決定的。宇宙的協調統一,是由五行在陰陽物性制約下的生克制化規律調控的。《老子》雖明確了精、信,但因統歸于“無”的范疇,與夷稀微混而為一,無法清晰明辨。《周易》的陰陽之道雖明確確立,但由于人們對其認識的局限和膚淺,特別是對陰性物質的本質與特征還了解甚少,對陰陽結合體特別是生命體的陰陽更是辨認不清,這就是產生唯物論和唯心論的根源。唯心論認為:意識是第一性的,物質是第二性的,物質世界是精神意識的產物;而唯物論則認為:世界是物質的,物質是第一性的,意識是第二性的,意識是物質的反映。那么,二者的是非對錯應如何分辨,二者的關系應如何解釋為妥呢?若以易道之理、陰陽之論來看,二者的產生、發展、對立合乎宇宙之道、存在之理。《老子》二章說:“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盈、音聲相合、前后相隨”。宇宙萬物皆相對立而存在,如果沒有唯心論,那就無所謂唯物論了。就二者的本質而言,唯心論偏重精神意識是偏陰,唯物論偏重可見之物是偏陽。精神意識、可見之物同屬物質,只不過陰陽之性有別;同屬存在,但卻有隱顯虛實之分。陰陽是同生共存的兩者,精神與物質(以人身為例)是同出異名的兩者。它們之間根本不存在誰第一、誰第二的問題,更不存在誰生誰的問題。思維是精神的活動,意識是思維的結果,也是思維的基礎。肉體是精神的寄托,精神是肉體的主宰。它們互根同生、相輔相成。如果精神與肉體分離,精神就失去了思維意識的本能,肉體也失去了言語動作的功用,這就是陰陽合則生、陰陽離則死的明證。由此可知,人身(生命體)是陰陽結合之體。還必須明確,精神意識是生命體獨有的本質功能,切不可把宇宙間物性的陰陽與生命體的陰陽(精神意識、血肉之軀)混為一談,它們之間是有根本區別的。宇宙間的陰陽,獨具物質的陰陽功能,卻沒有陰陽結合體即生命體陰陽的特殊功用。因此,要正確認識宇宙,必須明辨陰陽。要明辨陰陽,就一定要了解陰陽的性質、功能及特征。
 
 
 
第四部分  陰陽物質的性能與特征
陰陽是很古老的概念,應始于兩儀即天地、指代以日月。自伏羲氏觀象于天、取法于地,觀鳥獸人文與地之宜,作八卦天地定位以來,天地就是陰陽的象征。陰陽的命名意義非同一般,它道出了萬物的始祖,宇宙的本原。為人類認識自我、認識萬物、認識宇宙奠定了基礎,指明了方向。《老子》四十二章說:“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萬物負陰而抱陽”是說萬物皆由陰陽二者組合而成。于萬物雖有些呆板,但它有鮮明的中國地域特色。“沖氣”是陰陽相互作用的方式,“沖氣以為和”是言陰陽雙方通過沖氣的作用方式,達到相互協調、和諧統一。《周易·系辭》“一陰一陽之謂道”者,是明陰陽是宇宙的本原,萬物的始祖。陰陽之道就是宇宙大道,陰陽之理就是萬物之理。對陰陽的爭論始于唯心論與唯物論。從表面看,雙方是在意識與存在;精神與物質;誰是第一性、誰是第二性;誰產生誰問題上的爭論,實則是關于陰陽的爭論。產生這種爭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對物質,對陰陽沒有清楚的認識,沒有明確的定義,致使相互之間分辨不明,混淆不清。排除和避免這種弊病的唯一方法就是確定物質,明辨陰陽。
什么是物質?物質是構建宇宙,組結物體,合成生命的基本元素。
什么是陰陽?陰陽之名,內取日月之性,外象日月之用。內取日月之性者,日為太陽,月為太陰;外象日月之用者,日麗中天,行為白晝,月光雖明,只宜夜間。所以陰陽之名,一字雙關,義象并用,以之所能類比者盡歸陰陽范疇之中。所以陰陽網絡宇宙。經緯天地,規律萬物。陰陽與物質的關系,正是中華易道的核心所在,宇宙本原的始初所在,解開當今科學謎團的關鍵所在。
物質是構建宇宙,組結物體,合成生命的基本元素,物質分陰陽兩性。陰陽二物,雖其性相反,功能互異,但卻獨陰不生,孤陽不長,必須陰陽結合,互生共存。比如人身,血肉之體為陽,精神意識為陰。血肉軀體是精神意識的寄托,精神意識是血肉軀體的主宰。思維是精神的功能活動,意識是思維的結果與基礎。分子、原子、粒子、量子是物質,是陽性物質;精神意識、電波網絡也是物質,是陰性物質;只不過陰陽之性有別。陽性物質是存在,是實存在、可感知,屬顯性;陰性物質也是存在,是虛存在、不易察,屬隱性,只不過存在的虛實隱顯方式不同而已。所以陰陽之間根本不存在誰第一性、誰第二性的問題,更不存在誰生誰的問題。唯心論與唯物論的爭執是對陰陽物性的曲見偏執。如若仍有感不足為信,可再看看人的生死之時:當嬰兒呱呱墜地時,表明他已離開娘胎來到新世界,開始了人生的旅行,他是帶著肉體和精神同時到來的;當他走完人生旅程,朝天一躺兩腿一蹬時,精神失去了思維分辨的本能,肉體喪失了言語動作的功用。這就是“精氣為物、游魂為變”(《周易·系辭》)”之義,陰陽離合,決定生死的征驗。
再者,當今宇宙學家、物理學家們所謂的物質與反物質或非物質,能量與暗能量或負能量,粒子與反粒子或虛粒子等都屬陰陽的范疇。這里的暗物質或非物質,暗能量或負能量,反粒子或虛粒子都屬陰性物質。這表明科學界對陰性物質已有所發現、有所察覺,更可喜的是量子力學對“波粒二象性”的觀測、描述和命名。用中華易道陰陽物質觀來看“波粒二象性”就是物質陰陽之性的相互轉換。
理論源于實踐,設想出自推斷。真理定能接受科學的檢測,經得起實踐的考驗。常言道,真金不怕火煉,不怕火煉不是不需火煉,而是越練越純正,越練越精真。名貴黃金勝群珠,質重寸斤壓百寶;按理說:大道能經考驗。能經考驗就要更加考驗,果就愈驗愈高奧,愈驗愈幽深,性為陰陽決生死,形呈隱顯定“乾坤”。
海洋是魚類的世界,陸地是獸類的世界,天空是鳥類的世界,它們也都是人類的世界。無法測知,不能界定的是人的內心世界。人的內心世界是精神意識,思維境況的總和。陰陽物質宇宙觀認為,人的精神意識是陰性物質,內心世界是隱性世界,這是由陰陽物質的性質功能決定的。陰性物質是看不見、聽不著、摸不到、測不準的。它不受時空局限,不受物體阻隔,無處不到,速度無限,但不占有空間。古人云:人身雖小,暗合天地。此喻非常恰當。人的血肉軀體是顯性世界中的一小點,人的內心世界也是隱性世界中的一小點。英國物理學家D·博姆的“顯在序”、“隱含序”與顯性世界、隱性世界很相近。雖然他并未說清“隱含序”的基本狀況,但他也間接察覺到了“隱含序”的存在。他所提出的“引導波”就是陰性物質。科學發達的今天,人們已全面進入了信息網絡時代,衛星網絡已伸向太空。這是對陰性物質的利用,對隱性宇宙的開發。對此科學界尚未做出科學合理的解釋。因為隱顯世界是相對立存在的兩個世界,陰陽物質是性質相反的兩種物質。不了解陰陽物質的性能,不懂得隱顯世界的規律,要做出科學合理的解釋是根本不可能的。為了正確認識宇宙、合理解釋萬物、科學揭開宇宙謎團,我們有必要把陰陽物質的性質、功能和特征;隱顯世界的存在規律及相互關系,做簡單的區別、定義和說明。要說明這些問題就必須從天地生成前的宇宙狀況說起。
《周易·系辭》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老子》一章說:“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周易》之太極、兩儀、《老子》的“道”、“無”、“有”,同言天地生成前的宇宙狀態,只不過稱謂不同而已。粗略地說,天地生成前的宇宙是隱性的,天地生成后就有了顯性宇宙與隱性宇宙的相對立存在。要是再說確切些,就應以物的可見與不可見為界限,不可見時屬隱性,可見后屬顯性。但在最原古的隱性宇宙里,陰陽物質以其最基本的元素狀態存在,依其最基本的陰陽之性運動變化著。這里陰陽物質的存在是混合的,而在顯性宇宙中陰陽物質是以結合態、組合態、化合態為主體的。凡物質皆因存在而運動,皆因運動而變化,陰陽結合的復質更是如此。物質的運動永不停止,宇宙的發展永無止境。而今我們所看到的宇宙仍是在不停地運變著,只因宇宙太大、運變太慢,而我們所能看見的時間又實在太短,只是無法察知而已。我們所能做的,就是把所觀測到的一切如實地記錄下來,把研究所得的結果完整地記錄下來,留給后人以作參考,用作驗證。原古時的宇宙狀態是隱性的、清和的;天地生成前的宇宙狀態是混沌的、恍惚的;天地生成后的宇宙狀態是隱顯對立的、相對穩定的。因為無論何時何處,陰陽是相對協調的,能量是相對平衡的,隱顯是相對穩定的。這就是陰陽之道,萬物規律。
陽性物質(包括陰陽結合的復性物質)是構成顯性宇宙的主體物質。它們的存在方式是顯性、屬實存在;存在形態是粒子、原子、分子及物體;占有空間,有質量有引力,同時也受到引力牽制,它們的速度在光速以下。這些都是人們比較熟悉的。
陰性物質是構成與顯性宇宙相對立存在的隱性宇宙即天地生成后的隱性宇宙的主體物質(不包括天地生成前的隱性階段,因為二者的因素是有區別的)。陰性物質的存在方式是隱性,屬虛存在,存在形式是各類波。如思維波,它無所不及、無處不到、速度無限、不受時空局限、不受物體阻隔;如信息波,它無處不在,充滿空間而不占有空間。在隱性宇宙中,陰陽是同生互異,無形共存的物質;在顯性宇宙中,陰陽是結合同生,相輔相成的物質。陰性物質是網絡的基礎,其運行受網絡調控;陽性物質是網絡的組成,是陰性物質借以發揮其功用的依靠。
網罟之名,出自伏羲,在他作八卦重成六十四卦之后,“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范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周易·系辭》。《老子》七十三章說:“天網恢恢、疏而不失”。《周易》之彌綸、范圍、不過、不遺,《老子》的“天網恢恢、疏而不失”皆抽象之詞,意在說明易理老道的包容、范圍囊括之功能。
經絡之名始于針灸,有十二經脈,十五絡脈之說,合稱經絡。人身之經絡,是意識感應的傳到通道,遍布全身,無處不到。現今的網絡一詞,包涵、通道二意并用,具體抽象一語雙關。如通訊網絡、交通網絡、水利網絡等。這些網絡間也是相互配合為用的。如水利網絡,它不單是水的通道,而且有道路、動力、信息網絡的配套;如交通運輸網絡,不但有動力、信息網絡配套,就自身而言,有公路、鐵路實有可見的網絡,也有海上、空中虛存不見的網絡,還有火箭、行星、衛星的軌道,這些雖有隱顯虛實之分,但皆為通道之類。又如信息網絡,雖有名稱的不同、范圍的差異、遠近的區別,但其原理同一,波導同類。再如人身,精神感應通行于經絡之中,傳導于細胞之內,若涉外則以思維波的形式運行。思維波由精神指揮,大腦中樞神經調控。無限自如,無時空界限、無物體阻隔、無處不到、無所不及。在顯性有語言動作的表述,喜怒哀樂的流露;在隱性有思維推斷的活動,意識觀點的確定,這應該就是人內心世界的基本狀況。個人的思維波、群體的思維波、整個人類的思維波;各地的信息波、各國的信息波、整個地球的信息波、太陽系的信息波、銀河系等等,波導無處不在,網絡處處都有,但千差萬別,各不相同。這就是無處不在處處在的網絡波導及陰性物質。陰性物質活動在隱顯宇宙之內,往來于隱顯宇宙之間,調控著隱顯宇宙的相對協調統一與平衡穩定。
 
 
 
 
 
 
 
 
 
 
 
 
 
 
 
 
 
 
 
第五部分  宇宙生成之理與運化之道
宇宙的本原是什么,我們可以明確肯定地說,宇宙的本原是物質,是分陰陽之性的物質。《周易·系辭》明言:“易有太極,是生兩儀”。“易有太極”之“易”,指易理易道,言易理易道出于太極,行于太極。太極就是我們所說的宇宙。“是生兩儀”是言由太極化生出兩儀即陰儀、陽儀亦即天地。由此可知宇宙道理乃一陰一陽。道者首之,源于性而出于理,統轄宇宙而規律萬物。《周易·系辭》曰:“一陰一陽之謂道”者即此。在宇宙的原古之初,構成宇宙的陰陽物質是以最原始的基本形態存在的,所以叫它宇宙本原。在宇宙不同的維層中,在同維層的不同局域中,物質的分布不盡相同,這也許就是形成不同維層、不同星體的主要原因。這時的宇宙應該是全無的隱性狀態,就是《老子》十六章的“致虛極、守靜篤”。宋人周敦頤在太極前復一太虛,應是以此推究而成。這些全無狀態的原始物質在不同的環境條件下,經結合、化合、組合等不同方式又產生出許多不同結構、不同性質、不同類別的復質。因物質都具有能量,都在不停地運動,陽性物質和復質有質量有引力。它們靠自身的能量不停運動,靠自身的引力、本性不斷結合、組合、化合,由小漸大、由微漸著。這應該就是從無到有的生發過程,即全無—混沌—著明的過程,也就是《老子》一章“無,名天地之始”和四十章:“有生于無”的生成過程。這個過程中將欲著明而尚未著明之時似有若無,飄渺不定的宇宙狀態,就應是《老子》“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二十五章)的狀態。《老子》二十一章說:“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十四章說:“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恍惚。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后”。這是《老子》對“無”的詳述,實質是對天地生成前混沌狀態的詳細描述,也就是《周易》兩儀生成前陰陽未分的混沌狀態。
當物質生發為著明之時就成了有形有象的物體,這就是無中生出的有了,它就是天地的初始,顯性宇宙的初始。這些有形有象之物不停運動,不斷結合、組合、化合,經過千百億萬年的漫長歲月,才形成了我們所能生存的地、所能見到的天、所能感受的萬物、所能探究的宇宙。當然三才、四象、五行、八卦之理盡在其內了。《周易·系辭》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正言此義。
話雖說到了今天,但其中還有很多問題。如星球為什么會運轉不停?動力來自何處?像地球上的資源一樣會不會枯竭?星球運轉的軌跡是誰界定的?是怎樣界定的?會不會錯亂?星球為什么會懸空不墜?它們受沒受撐浮?會不會墜落?如此等等。要探究這些,必須要對整體宇宙有比較全面的認識,避免局限單純。首先我們需要確認宇宙是個相對平衡穩定,協調統一的自然體,它有協調制衡的本質功能,也有維持相對穩定的自身規律。天地萬物都是在宇宙這個總功能的調控中、總規律的制約中互根共存、相互制約、彼此協調、和諧統一的。統一的權威是陰陽,調和的行者是五行,它們各依其性,各守其職,各就其功,維系著宇宙的生存發展,和諧統一。這就是宇宙大道,萬物之理。
就星體的形成而言,形成方式是陰陽物質的結合、組合、化合,這些過程都是在不停運動中完成的。就其質體而言,與它所處的維層,所運行的局域的物質分布密切相關。星體所具有的質量、能量、引力決定于構成星體的物質種類。其體積大小,除物質種類的不同而外還與環境條件(如溫度、壓力等)有關。總之,星體也是一個個統一的自然物體,不協調就無法組成一個統一整體。它的質量、能量、引力,是構成該星體物質質量、能量、引力的總匯;它的運轉始于物質的運動,它運轉的動力,是構成星體物質能量的總和。有如人體,有肌肉筋骨,氣血經絡,人的能量都儲存在這些組織的細胞之中。星球的運轉軌跡,是該維層該局域恒星引力與該行星引力相平衡的空間位置決定的。該行星在這個空間位置上的自轉界定了它圍繞恒星公轉的軌道。這個公轉軌道就是它運轉的軌跡。在這里各行星間的引力是微不足道的。各行星的衛星的軌跡,是該行星的引力與該衛星的引力相平衡的空間位置決定的。該衛星在這個空間位置上的自轉,界定了它圍繞行星公轉的軌跡,這個軌跡就是它圍繞行星運轉的軌道。在這里恒星、其它行星、其它衛星的引力又微不足道,不能影響它的運轉軌道。引力是界定星球運行軌道的權威,至于星體之所以懸空不墜,并非引力獨撐,而是另有其因。懸空只是人類外在感知的概念。從已知的太陽系中的星球基本都處于同一個平面這一事實可以推斷,對星體來說,宇宙維層不可逾越。宇宙的維層,也許象地球上海、陸、空那樣截然,也許象海洋上層直到幾千米深的海底;陸地平原直到幾千米高的山峰;接海陸面的天直到幾千幾萬米的高空那樣逐漸差異;也許還象從赤道到兩極隨著緯度增大,海、陸、空的一切境況包括動植物生存分布均有差異。這里既有差異,也有截然;既有相對,也有絕對的存在;又有至極則反的變遷。雪鸮、企鵝、北極熊不可能在赤道內的海陸空生存;赤道中的魚類禽獸也不可能在兩極過冬。誰也無法將淺水生物與海底深淵生物互換;誰也不可能把雪豹和獵豹相移;蒼鷹大雕無法在蓬蒿間飛舞;山雀雉雞也不可能在藍天上翱翔,因為它們都沒有適應這種環境的功能。比目魚和鯨都是水生動物,比目魚為適應水底生活,將雙目移至額前;鯨為方便水面換氣把鼻孔長在了頭頂。蛙類為便于捉蟲倒長著舌頭;啄木鳥為便于爬樹足趾前后各長一雙。貓頭鷹黑夜能明察秋毫;蝙蝠有回聲定位的本能……。這些都是它們為適應環境,利于生存的生理進化和特異功能。它們生活的環境范圍,同樣可用維層的觀點和概念來界定。
雖然以上所列舉的都是地球上不同環境中的生命體,而星球天體都是宇宙中的非生命體,但無論何種物體都由物質構成。生命體有其獨具的功能,非生命體也有本質本能的共性。比如水,在零下幾十度不是皚皚白雪就是青青寒冰;在零度之上,不是潺潺溪流、滾滾江河,就是清碧湖澤、浩瀚海洋;隨著溫度升高,它又變為茫茫白霧,密密黑云,遇冷又化雨雪撒落大地以滋潤萬物。地球是宇宙中的一點,水是五行中的一行。據此點,依其變,我們可用“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周易·系辭》)之法,從點到面,由此及彼。循陰陽之道,推萬物之理,得知宇宙生成之本,明確天地造化之因。再看那微小的浮游生物能在水中繁衍,巨鯨大鯊也能在水中生存;細菌孢子能在空中漂蕩,蒼鷹大雕也能在空中翱翔。同樣,大小不等的隕石能在太空中游移,各種各樣的星球也能在太空中運行。太空并非真空,所有之物當然不是空氣,更不可能是水,這種以陰性物質為主體的存在有待進一步的探究和證實。魚類能在水中游,但不能在空中游;鳥類能在空中飛,但也不能在水里飛,也許它們絕不能在太空中游或飛了。因為在一定環境中,在一定條件下,生成世就的任何物類都有適應這種環境、利用這種條件的功能,能在這里生息繁衍,存在運變。它們不能也無法脫離這個環境,要是失去或脫離這個環境,就無法運轉,不能生存。就人的有意作為而言也是如此:輪船能下海,飛機能上天。它們各有各的功能效用,決不可互換。這就是造化所在,維層所成,物理規范,物性定律。
 
 
 
 
第六部分  中華易道與當今科學
龍是集多種動物優點于一身的中華民族的精神寄托、美德象征;易道是中華民族的智慧結晶、精神寫照、美德描繪。易道對宇宙本原,萬物之理的論證,是我們指路的燈塔,前進的導航。《周易》的太極、兩儀、四象、八卦說為我們認識宇宙,窮究萬物奠定了基礎;《老子》的“無”“有”之名、相生之論為我們探究宇宙本原,研討生化規律別開了生面、另辟出溪徑;因此我們可以改變方位揣摩大象,走出廬山統觀全貌。這是探究應有的心態,成見會有,但決不可偏執。
中華易道以《周易》陰陽理論為基礎,以《老子》“無”“有”之道為輔佐,集各家之長、受科學檢測、經萬物驗證,尊重物性、尊重科學,推天道以明人事,究萬物以利民生。
中華易道認為世界是物質的,宇宙的本原是物質。在很久很久的遠古,它們是以最基本最原始的形態存在的。物性有陰陽,其形有隱顯,隱者難察,顯者易見。顯而易見者是其然,隱而難知者是其所以然。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是科學態度,不合究事邏輯。要知隱者難,要詳明隱者就更難。所以,要探索宇宙本原,窮究萬物之理,沒有知難而進的勇氣不行,沒有堅忍不拔的意志不行,沒有團結奮進的作風不行,沒有前赴后繼的精神也不行。哲理是邏輯的,規律是科學的,容不得絲毫的虛假偏依,不然就會被實踐所淘汰。
人類對宇宙的認識,應包括宇宙本原,形成原理,生成規律,生化過程,現狀及預后等一系列問題。探究方法應是宏觀天文觀測與微觀物理研究相結合,以人身為標準模型,陰陽綜合分析,隱顯全面探究。自古至今,對宇宙的認識論主要有“上帝創世論”、“大爆炸形成論”、及中華易道“陰陽物質生化論”等。就認識程度而言,當今量子力學對粒子“波粒二象性”的發現、觀測和描述;天文學家對宇宙“暗物質”、“暗能量”的發現、觀測和描述,說明人類對宇宙本原認識的實踐鑒證在經歷一次大的飛躍,即一個隱性宇宙的藍圖將初具模型。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一個與顯性宇宙互根相反、對立統一的隱性宇宙,定會被科學實踐所證實。宇宙的本原是物質,陰陽物質生成了隱顯宇宙,陰陽物質決定著隱顯宇宙的一切,調控著隱顯宇宙各自的相對穩定和二者的相對平衡,“一陰一陽之謂道”的結論,定會被人們認可。所以中華易道將在這一進程中起積極重要的指導作用。
生存必具能,運動定用力,生息運動就是耗能損力。能作工的是力,產生力的是能。能雖有好多種,但它們可轉換成力。能源于物質,物質是物體的組成,宇宙的要素。其性有陰陽之分,其形有隱顯之別,其能有大小之異。離開物質,能量就無從談起。下面我們用中華易道對當今物理學及宇宙界中的迷惑問題予以解釋(物理、宇宙學方面的例證皆引自楊中有先生“《道德經》宇宙的大道”一書),以見中華易道與當今科學的關系。
第一節  狄拉克方程之解
狄拉克方程:狄拉克方程之解,得出正負兩種能量,當時人們懷疑負能量的存在和意義。狄拉克以他獨到的領悟解釋說:那些負的能極確實存在,但是通常已經被電子占據了,這就是“負能量海”。根據在原子中質子帶正電,電子帶負電的原理,狄拉克的解釋不管到底正確與否,但在當時是可以說通的。再用量子力學的電子路徑,粒子的“波粒二象性”,真空中巨大能量轉換的量子漲落來認識,狄拉克方程之解的負能量是存在的。
中華易道認為:負能量就是陰性物質的能量。因陰性物質是隱性之物,所以其能,只可間接測知,不能直接觀察。
第二節  宇宙總能量等于零
據說天文學家們可以測量諸星系的質量,星系間的平均距離,以及它們退行的速度。把這些數字代進一個公式,就能得出一個數字。而某些科學家已經把這個數字解釋成宇宙的總能量了。這個數字在可觀測的精度里的確是零。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結果?宇宙學家們長久以來一直迷惑不解。有些宇宙學家提出:有一個深藏不露的宇宙原理在起著作用,根據這一原理,宇宙的能量就恰好為零。
這個宇宙原理應是什么原理,它為什么深藏不露呢?用中華易道陰陽物質觀分析,這個原理就是陰陽平衡原理。陰陽平衡原理是陰陽之性決定的,是宇宙自控的根本原理,根本規律。若無此,宇宙就不可能成為相對平衡、統一的整體。然而這個零,也許并不代表宇宙能量恰好為零之零,而很有可能是代表顯宇宙初始狀態時能量從零開始之零。因為求這個零所用的數字皆經觀測所得,所用公式也一定是顯性宇宙的適用公式,而且所用的速度是退行的速度。
第三節  虛粒子和暗物質
對虛粒子,量子力學是這樣描述的:不象實粒子,它們不能被粒子探測器直接探測到,但它們具有可測量的效應。暗物質的概念量子力學認為是星系、星系團以及可能在星系團之間的物質,不能直接被觀測到。但是,可因它的引力效應被檢測到,并且宇宙中的質量約多達90%可能處于暗物質的形式。
一個由意大利和中國物理學家組成的小組,于2008年4月16日再次提出,他們發現了神秘的暗物質粒子。天文學家說暗物質粒子把星系包裹起來,對宇宙的演化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從上述對虛粒子,暗物質的發現和描述,我們可以確定,它們的確是存在的,物理學和天文學都已發現了它們并在進一步探究。實際上虛粒子、暗物質都屬宇宙中陰性物質范疇,是隱性物質,是與顯性的陽性物質互根共生、同出異名、對立對等、相反相成的。這就是宇宙的相對平衡規律之所在。
第四節  “顯在序”與“隱含序”
英國物理學家D·博姆提出了“顯在序”與“隱含序”。他認為實在有兩個層次或兩個維。一個是顯在性的,可稱為“顯在序”;一個是隱性的,即隱藏在較深的層次,我們只能間接地感知,稱為“隱含序”。并且此二者是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的。這與《老子》“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此二者,同出而異名”(一章),“有無相生”(二章)比較相似,但都不如易道陰陽互根、相反相成、對立統一的理論確切本宗。D·博姆還提出一種“引導波”,它具有量子潛能,起源于“隱含序”,它超越了時空,引導著物質粒子的運動發展。
D·博姆這種“引導波”的性能,有些象我們精神的性能,思維波的功用。他對“顯在序”與“隱含序”的命名、定性及解釋,對二者作用關系的肯定,說明他對暗物質(陰性物質)已有發現并對其性能有所感知。“引導波”是陰性物質的一指,“隱含序”是隱性宇宙的異名。
第五節  經典力學、相對論和量子力學
牛頓力學建立在速度相對緩慢的運動狀態,就是我們平常看到的社會現象和自然現象。在我們日常的世界里,能量總是永恒的,這是經典物理學的柱石;但在量子微觀世界里,能量可以自發產生,以不可預測的方式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或消失在哪里。量子是不確定性,是以光速或近光速運行。然而相對論是以光速為絕對原理,當接近或達到光速時,時間就會變慢,空間就會發生彎曲,質量和能量可以相互轉換。比如一個75㎏重的人,可以轉化為30個氫彈大的能量。在量子世界,一個粒子可以同樣是粒子性的,也可以是波的性質;所謂的宇宙真空,實際上是巨大能量交換的量子漲落。量子力學認為,在無限的虛空中,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象大海一樣的量子漲落,那里生發著不可思議的巨大能量。恍惚之間正負粒子如潮涌般而來,又在恍惚之間正負粒子湮滅,不知去向何方。
牛頓認為,光應該是粒子性的,就像機槍里射出的子彈一樣,它的路徑遵循經典力學原理,在槍口和目標之間基本是一條直線。但以量子力學來認識,光是量子物體,有時候表現得象波,有時候表現得象粒子;而電子的路徑卻是測不準的歪歪扭扭的鋸齒狀曲線。所以我們平常看到的直線路徑,是事物表層的特征,越往事物的內在,比如原子核內部,一切粒子的路徑卻是測不準的曲線。
以上是經典力學、相對論及量子力學有關物質運動的基本觀點。我們這里應著重探討的是:相對論物質與能量的相互轉換和量子力學的“波粒二象性”變化。對現象界物體運動的路線人們是比較了解的。如直直的光線;弧形的拋物線;環形的星球軌道等。對相對論物體的運動速度接近或達到光速時,時間就會變慢,空間就會發生彎曲,質量和能量可以相互轉化的結論就難于理解了。
比如,聽說一個75㎏重的人,在速度接近或達到光速時就可以轉化為30個氫彈大的能量時,人們不禁會問:如何能使人的速度接近或達到光速?那30個氫彈大的能量是否還能變回75㎏重的那個原人?也許這只是一種設想與預算而已。量子力學也描述了粒子的“波粒二象性”之象,并未言及“波粒二象性”之質,而且忽略了互變的具體條件及緣由。如一個粒子同樣可以是粒子性的,也可以是波的性質;光是量子物體,有時候表現的象波,有時候表現得象粒子;在量子微觀世界里能量可以自發產生,以不可預測的方式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或消失在哪里;在無限的虛空中,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象大海一樣的量子漲落,那里發生著不可思議的巨大能量,恍惚之間,正負粒子潮涌般而來,又在恍惚之間,正負粒子湮滅,不知去向何方;原子核內部,一切粒子的路徑都是測不準的曲線,而電子的路徑卻是測不準的歪歪扭扭的鋸齒狀曲線;量子是不確定性,是以光速或近光速運行;相對論以光速為絕對原理,當速度接近或達到光速時時間變慢,空間發生彎曲,質量和能量可以相互轉換。
前面說過,能量源于物質。物質是物體的組成,宇宙的要素。其性有陰陽之分,其形有隱顯之別,其能有大小之異。若離開物質,能量就無從談起。哲理是邏輯的,規律是科學的。萬事盡有因果,萬物皆有規律。無、有以言微著,陰、陽以明性屬。隱顯于無有為微著之象,隱顯于陰陽為波粒之性。所以粒子之為物,其性屬陽,其形為顯;如若轉化為波,其性屬陰,其形為隱。質量與能量的轉換,粒子與波的互變,皆陰陽虛實之變,無有隱顯之變,這種變化是要具備一定條件的。上述之論的根本病錯,就在于不知道物質的陰陽之性,不了解陰陽的隱顯之形,忽略或模糊了互變的必要條件,將陰陽混為一談,把隱顯共和一處,因而混淆錯亂。若以物質的陰陽之性,隱顯呈形的特征加以甄別,就可以清晰明辨了。
第六節  宇宙中存在著意識
《可怕的對稱》一書的作者Anthony  Zee講過:“不可否認,宇宙中存在著意識。一般來說,科學特別是物理學,顯然沒有研究這個最為明顯的現象。在我們存在中占中心地位的意識仍然是個謎”。
雖然名書為《可怕的對稱》,但這是對宇宙境況有所感悟、察覺所作出的結論。其實對稱并不奇怪,也不可怕,也許是引人注目之用吧!對稱,只是萬物存在的一種方式,相對平衡形成的一種現象。早在兩千五百年前,《老子》就有:“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盈、音聲相和、前后相隨”(二章)之論;《周易》兩儀相對,四象相對,八卦兩兩相對,六十四卦也兩兩相對。兩兩相對的二者之間,定有個近似標準的點或線。對這個點或線而言,兩兩相對的二者對稱也對等。所謂的“對稱性自發破缺”,也只不過是對立存在中相對平衡的協調余地與活動空間而已。
要談意識,就得涉及陰陽。精神是陰性物質,思維是精神的功能活動,意識是思維的結果,即已形成的觀念。意識也屬陰性,它是精神思維的基礎與指導。我們認為精神意識是生命體獨有的東西,因為它是陰陽結合體的共同產物。所謂宇宙中存在的意識,應當是指宇宙中存在的陰性物質及其功能。陰性物質,是隱顯宇宙相對立存在以來,構成隱性宇宙的主體物質,應包括當今科學所稱的虛粒子、暗物質、暗能量以及各種波。它們只具備陰性物質的性能,并沒有精神意識的功用。比如,人身是陰陽結合的復質之體,有精神意識之功能。若陰陽一旦分離,陰性的精神意識就失去了思維判斷的本能,陽性的血肉之軀同時也失去了言語動作的功用。古人云:“人身雖小,暗合天地”。古人認為,天陽地陰,人乃萬物之靈,秉天地精氣而生,故人的生化之理與天地同道。就現今的認識來說,人身不但是暗合天地(陰陽),更是隱顯互利,互根同生,相輔相成。所以,人類自身就是無與倫比的宇宙模型。若能察知并把握人的精神世界,就可基本了解隱性宇宙,那時的虛粒子、暗物質、暗能量就不再是謎團了。
第七節  上帝創世論、大爆炸論和黑洞論
上帝創世論、大爆炸論和黑洞論,是影響普遍的宇宙形成之說。其大要如下:
《圣經》描述的上帝創生萬物的過程是:神想要什么,于是就有了什么。比如,神說:要有天地,那么天地就出現了;神說:要有日月,那么日月就出現了;神說:要有陸地海洋,那么陸地海洋就出現了等等。
大爆炸描述的宇宙之源是一個點,是宇宙物質壓縮到極限的一個點。而后巨大的真空能量使宇宙發生暴漲,暴漲速度超過光速。當真空能全部轉化成物質能時,暴漲停止,宇宙開始熱化,引起大爆炸。再根據量子力學、相對論、牛頓力學等知識,科學家們沿著粒子結合成原子,原子結合成分子,最后組成物質的思路形成顯性宇宙萬物。
黑洞的來源有兩種:一種是哈勃望遠鏡所觀測到的實在性黑洞;一種是霍金先生的理論性黑洞。
對于世間的一切,由于所處的時代不同,觀察的角度不同,分辨的方法不同,認識的程度不同,得出的結論也就不同。在兩千年前,上帝創世論(神話)其實是對世間萬物之道無法明辨的一種解釋,也可以說是一種美好的心神寄托。時間在不停地向后移動,人類的認識在不停地向前推進。上帝創世說是美好的心神寄托,大爆炸論是奇異的科學幻想。霍金說:“上帝選擇宇宙的這種初始結構,是因為某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原因”。還說:宇宙的定律也許原先是由上帝頒布的,但是看來從那以后他就讓宇宙按照這些定律去演化,而不再對它干涉。
我們可以試想,從鞭炮到原子彈,都是人類用特殊材料有意制造出來的爆炸物,可爆炸后都是什么結果?宇宙間的一切物質是否都有這樣的性能?有什么力量能使宇宙間一切物質形成一個極限的奇點,又是誰能引爆整個宇宙?在目前看來只有上帝。上帝也真有這樣的能耐,但上帝絕不會去做自取滅亡的傻事!如果說宇宙是通過真空能轉化為物質能開始熱化而引起了大爆炸,那時熱化的溫度應是多少?是1000℃,2000℃,5000℃,10000℃?據說太陽表面的溫度為5500℃--6000℃,中心度數約為1500萬℃。那太陽為什么不爆炸,是因為溫度還太低?太陽的溫度能否再升高,會不會因溫度過高而爆炸?看來宇宙大爆炸是沒有可能的。即使有爆炸,也只不過是宇宙某個局域中發生的特殊現象,絕不是宇宙的生成之理和運化之道。
哈勃所觀測到的黑洞,無論大小,也都是具體的存在。應該和地球上出現的黑洞一樣,也是某個局域的特殊現象。地球上的黑洞就是臺風和龍卷風形成的。通常人們是在同一個平面上觀察它們的,其外形大體像個漏斗。假設在海下或地下觀測,海水和陸地都是透明的,而且觀測點的位置也很合適。當臺風經過海面時,你就一定會看到一個很大的黑洞。因作用于海面急速旋轉的強勁風力把水面撕扯成水帶,沖化成水珠或水氣,一股腦兒地往黑洞里旋轉拋送,這是旋轉的風力受海面反阻的緣故。夾雜著濃濃水珠水氣的旋轉氣流阻隔了光線的透入,所以形成了我們感覺上的黑洞。龍卷風更是如此,地面上的塵土沙粒,所有垃圾、甚至連同人、車、大樹等都成了它的玩物。從地下看塵土垃圾遮蔽了光亮的龍卷風同樣是一個能吸取能量、能吞噬光的巨大黑洞。如果這時你在它的上空,那就應是另一番景象了:臺風的漏斗上口,定有白云般升騰的水氣,有噴泉般驟降的暴雨,也許還會是看不清的迷霧;龍卷風漏斗的上口,或是黑云般翻滾的塵砂,或許是向四周撒落的垃圾。它們的陣勢非常兇悍,所過之處必遭重撞,但對整個地球而言,實在是微不足道,它們只是很小局域中的特殊現象。
它們的成因應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兩股距離、速度、角度、強度適宜的相對氣流;二是一個比重大于氣流的反阻面,如海面、地面等。形成黑洞的原理應是旋轉離心力的作用,離心力的大小和速度大小與黑洞大小成正比。哈勃所觀測到的黑洞及形成原理,也許近似地球上黑洞的狀況及原理,并且哈勃所觀測的方位也正好處在黑洞底部。這種黑洞是對流物相互作用的旋轉力與面的反彈力的共同作用形成的,它沒有坍塌的性狀和必要,只有發生、經過、消失的過程。望遠鏡所能觀測到的,只能是顯性宇宙的現象,只須用顯性的物理去認識即可。
史蒂芬·霍金在談時空理論時曾著重指出:“正如任何其它的科學理論,它原先可以是出于美學或形而上學的原因而被提出,但是對它的真正檢驗在于它所給出的預言,是否與觀測相一致”。其意是預言要得到實踐驗證,方可成立,這是非常正確的。霍金的理論黑洞與哈勃所觀測到的黑洞是相一致的,這就可以證明黑洞理論是正確的。然早在兩千多年前的莊子就有一句名言:“以不征征,其征也不征”《莊子·列御寇》,意思是:以無法驗證的東西作驗證,其驗證的結果還是沒有得到驗證。若以哈勃的觀測來驗證霍金的理論,不正是“以不征征,其征也不征”的結果!
再者,當代最著名的宇宙學家霍金認為,他一生的貢獻是在經典力學框架里,證明了黑洞和大爆炸奇點的不可避免性,黑洞越變越大;但在量子物理的框架里,他指出,黑洞因輻射而越變越小,大爆炸的奇點不但被量子效應所抹滅,而且整個宇宙正是起源于此。
霍金這樣的自述自評,既實在又矛盾。實在的是他在經典力學框架里得出的結論在量子力學框架里被推翻或消失。矛盾的是,經典力學和量子力學似乎水火不相容。不管怎樣,實事求是的態度是可佳的、科學的。這個似乎不可調和的矛盾,與引力和量子力的矛盾一樣,并不是物質與物體之間固有的,是人們的認識未能清晰明辨造成的,病在人而不在物。引力能界定行星和衛星的運行軌跡,可它在原子中卻弱得無足輕重;而量子力雖然對認識原子中的電子行為至關重要,可對星球的運行卻微不足道。這是表象,是已所知的其然。為什么會這樣的緣由,就是其所以然。正因為不知其所以然,所以才覺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議。把不知所以然之象,只當矛盾看待,實不合矛盾本義,還想加以調和,又何必多此一舉。實際上引力和量子力并不矛盾,它們都在各行其權,各守其職;各就其功;引力學和量子力學是各有所取,各循其理,各有矢的。它們的關系是內與外、大與小、局部與整體的關系。經典物理框架與量子物理框架也是這樣。似乎不可相容的錯覺,是黑洞論和大爆炸論的錯誤結論造成的。世界是物質的,哲理是邏輯的,規律是科學的,易道是固有的,是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經典力學解決的是顯性世界的問題;量子力學正在探究隱性世界,要解決隱性世界和隱顯世界之間的諸多問題,涉及面更廣闊、層次更高深、任務更艱巨、要求更嚴謹,這就更需要人們有持久的熱情,連續的奮進!中國有句名言:“有志者,事竟成”。意志是成事的先決條件。然所成之事,必須是合理之舉,得道之行!
(責任編輯:admin)
頂一下
(9)
90%
踩一下
(1)
10%
------分隔線----------------------------